王一鳴:改革推動市場預期改善 經濟有望階段性企穩

2016-05-30 18:02:46BY:guoyan
【字體: 打印

5月21日,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學術指導、海南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和中國(海南)改革發展研究院主辦的“精準扶貧小貸先行”普惠金融主題論壇暨《中國農村金融發展報告2015》發布會上,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鳴作了《當前的宏觀經濟形勢和發展展望》的演講。他認為,當前,中國經濟運行的主要矛盾是供需結構錯配,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供給側。如果在適度擴大總需求的同時,能夠堅定不移地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本輪經濟放緩有望實現階段性企穩。

供需結構錯配是主要矛盾

“隨著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,一些重大的階段性變化集中顯現。”王一鳴說。

從需求側看,房地產投資和汽車消費回落到個位數增長,“住”和“行”主導的需求結構向多樣化、高端化、服務化需求結構轉變。高品質需求難以得到滿足,旅游、教育、養老、醫療和各類生產性服務需求與日俱增。

從供給側看,2012年后勞動年齡人口減少1300萬,土地資源供需形勢發生變化,環境硬約束進一步強化,大規模高強度投入條件發生變化。制造業迅猛擴張形成的巨大產能,在市場需求變化的情況下,鋼鐵、煤炭、石化、有色、建材等傳統行業,面臨嚴重的產能過剩,利潤水平大幅回落,有的行業甚至出現全行業虧損。

經濟增長放緩是需求不足嗎?王一鳴認為,這不是需求不足,而是需求變了。“經濟下行壓力加大,表面上是有效需求不足,實際上是有效供給不適應市場需求的變化。”

“當前,經濟運行的主要矛盾是供需結構錯配,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供給側。”王一鳴說。他表示,隨著傳統產業需求飽和,原有的供給結構已經越來越不適應市場需求結構的變化,再簡單用擴大投資的辦法化解供需矛盾,投資的邊際效應會明顯遞減,對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減弱,還會使現有矛盾和問題后延,潛在風險進一步積累。

改革推動市場預期改善

今年以來,中國經濟的運行出現了一些變化。這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。

房地產和基建投資增速回升。今年前4個月,固定資產投資累計同比增長10.5%,較去年年底上升0.5個百分點,較前3個月下降0.2個百分點。房地產開發投資同比增長7.2%,而去年年底最低時下降至1%。

消費增長相對平穩。今年4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10.1%,與去年同期相比基本穩定,不過環比略有下降。從消費結構看,汽車銷售小幅回升,食品類、家裝類保持穩定。

出口降幅收窄。今年前4個月,出口和進口都是負增長。盡管4月份出口是正增長,但是整體上看,出口還比較低迷。不過,降幅有一定收窄。

此外,CPI同比連續5個月回升;PPI跌幅連續4個月收窄,特別是一季度大宗商品價格在回升,跨境資本流出壓力緩解。

“從上述變化來看,經濟形勢有轉好的跡象。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跡象,最重要的原因是供給側改革特別是化解鋼鐵和煤炭產能過剩的舉措,推動了市場預期改善;同時穩增長政策增強了市場主體的信心,比如,較為充足的貨幣供應量;政府支出進度加快;基礎設施項目建設進度提前等。”王一鳴說。

經濟企穩需滿足三個條件

王一鳴認為,中國經濟探底需要滿足三個條件:投資的“軟著陸”;化解產能過剩實質性啟動;經濟增長新動力能夠抵消舊動力的衰竭。

“總的來看,投資增長有緩中趨穩的跡象。當前,房地產投資變化是決定投資走勢的關鍵,而房地產投資有逐步走穩的趨勢。”王一鳴說。

受產能削減和限產政策的影響,鐵礦石、螺紋鋼、動力煤和焦炭價格較去年低點的累計反彈已經有了一定的幅度。王一鳴認為,如果既定的產能壓減任務能切實完成,PPI持續下跌的態勢將會進一步扭轉。“去產能面臨陣痛,比如影響地方經濟增長速度和財政收入;人員的安置和債務的處置;‘僵尸企業’退出緩慢等,但是去產能勢在必行。”

同時,中國經濟新動力的成長抵消舊動力的衰竭,效果正在逐漸顯現。比如,我國的旅游文化產業快速增長,電影票房市場規模已經躍居全球第一。去年,我國工業機器人產量增長了42%,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保持了較高增幅。

“經濟下行的主要原因不是周期性的,不可能通過短期刺激實現V型反彈,經濟很可能會經歷一個L型增長階段。如果能夠堅定不移地推進結構性改革,在經濟探底過程中,2016年本輪經濟有望實現階段性企穩。‘十三五’期間,中國經濟運行有望趨穩,中高速增長平臺將基本確立。”王一鳴說。

需要重點關注的幾個問題

王一鳴提醒,中國經濟需要重點關注幾個問題。

第一,全社會杠桿率仍在攀升。

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后,我國債務總規模持續快速上升。初步測算,截至2015年年底,全社會杠桿率已經超過220%。考慮到社會融資規模存量增速仍將大于名義GDP增速,2016年總杠桿率可能還會上升。而從國際比較看,我國非金融企業的杠桿率已經超過120%,高于美國、日本、德國和英國等主要經濟體,短期內上升幅度過快,出現債務違約和局部流動性風險的概率也在上升。

第二,房地產和金融資產泡沫風險不容小覷。

受首付比例和利率下調、購置稅減免等因素影響,居民實際購房能力提升約30%,房地產銷售價格漲幅明顯過高。而由于全社會資本回報率下降,理財產品和債券市場的投資者往往通過加杠桿來提升收益率。若不采取有效的審慎管理措施,逐利資金通過推高杠桿率會助長資產泡沫,將加大流動性風險和債務違約發生的概率,增加金融資源配置的扭曲。

第三,結構性失業問題進一步凸顯。

隨著煤炭、鋼鐵等行業去產能進入實質性階段,原先通過調崗、輪班、放假等安置人員的隱性失業問題將逐步顯性化。外需訂單減少、機器換人、部分企業向境外遷移,將進一步加劇低技能工人特別是農民工的就業難度。

第四,南北分化明顯加劇。

轉型起步較早的南方地區,以廣東為例,今年一季度經濟增長7.3%,固定資產投資增長12.1%,工業增加值增長6.9%,地方財政收入增長16.8%。而轉型滯后的北方地區,以遼寧為例,今年一季度經濟增速下降1.3%,工業增加值下降8.4%。這反映了結構調整的差異。

宏觀經濟政策取向

“要強化預期改善與經濟企穩形成良性互動。”王一鳴說。在他看來,要保持政策定力,堅定不移地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堅持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,從供需兩側協調發力,引導和維護好已經改善的市場預期。

“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可能會在短期內形成一定的收縮效應,債務風險和隱性失業壓力有可能釋放,需要充分發揮需求管理的對沖作用。”王一鳴說。

首先,積極的財政政策要加大力度。今年財政赤字率提高到3%,主要用于減稅降費,加大對民生等薄弱環節的支持。

其次,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適度。今年廣義貨幣M2預期增長13%左右,社會融資規模余額增長13%左右。要疏通傳導機制,降低融資成本,加強對實體經濟的支持。

再次,市場預期管理需要加強。穩預期的關鍵是穩政策,要加強政策溝通,提高透明度,減少誤讀空間。

重構經濟新平衡

要重構新平衡,就要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。“要減少無效和低端供給,擴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給,著力推進體制機制創新,通過創新來提高生產效率。”王一鳴說。

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有著深刻的國際背景。國際金融危機以來,主要經濟體都采取了史無前例的寬松貨幣政策。但從實際效果看,市場需求持續低迷,大宗商品價格仍處于低位,投資和國際貿易并不活躍,全要素生產率增速放緩,經濟未從根本上轉入持續復蘇的軌道。面對這種困境,不改革將沒有出路。

今年中國經濟的五大重點任務是去產能、去庫存、去杠桿、降成本、補短板。對此,王一鳴給出了一些建議:

在去產能方面,要積極探索用市場化的方法出清產能,堅決處理“僵尸企業”,并與國企改革結合起來。

在去庫存方面,要通過人的城鎮化去庫存。同時,要有效化解房地產庫存。比如,在人口凈流出地區控制房地產用地供給量,提高保障性安居工程貨幣化安置比例,創新融資模式使租賃企業可以盈利,鼓勵農業轉移人口購買城鎮商品房等。

在去杠桿方面,高杠桿必然帶來高風險,要積極穩妥去杠桿。比如,企業的資本結構必須要有大的改革,要有效化解地方政府的債務風險,對信用違約要依法處置,堅決遏制非法集資蔓延勢頭等。

在降成本方面,要在降低企業稅費負擔、五險一金和電力價格等基礎上,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,進一步清理規范中介服務。

在補短板方面,要支持企業技術改造和設備更新,培育發展新產業、新技術、新產品、新業態,加大投資于人的力度等。

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最核心的還是創新。從更長遠的角度來說,最根本的還是要通過研發和創新,提升產業價值鏈和產品附加值,增強市場競爭力。“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不是短期能夠完成的,要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。經濟下行既是壓力,更是機遇。不要輕易浪費經濟下行中推進結構調整和動力轉換的機會。”王一鳴說。

七乐彩今晚最准确的人